商河无证博美犬被车轧去世,法院判车主一半任务,赔5000

时间:2019-01-28         浏览次数

2018年3月的某天,江某驾驶轿车沿街行驶至某蛋糕店门前时与贾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时牵引的小型犬发生碰撞并碾轧,造成小型犬死亡。商河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途径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江某承担事故的全体责任,但被告对原告的损失没有依法赔偿。贾某一怒之下,将江某告上法庭。

根据证据跟证人供应的证词,商河县法院认为,涉案犬的购买人认可犬的所有人为本案被告贾某,故贾某是本案适格被告。对江某、某保险公司主张的涉案犬不犬证,属于非法养殖,不属于国家法律保护的范围,应裁定驳回起诉的说法,法院认为,结合交警局部的事变认定、贾某提交的购买证明、证人证言,可能认定发生事故的宠物狗系贾某所有,该犬虽未办理“养犬证”,但办理“养犬证”系行政管理方面的恳求,并非取得财产的逼迫性规定,贾某提交了购置犬的收据,应认定涉案犬是贾某的合法财产,江某、某保险公司应当承担抵偿任务。

因小型轿车在保险公司投保有一份交强险,事故产生在保险期间,相关丧失,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车主承当50%的赔偿责任。最终,裁决车主赔偿犬主5000元。

爱犬被轿车轧去世犬主为讨说法打官司

案件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法院以为,依据贾某的起诉跟江某、某保险公司的问难状,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一、贾某主意损失的数额及根据;二、本次事故赔偿责任的划分。

原标题:车道上轧死狗判赔5000元,冤不?你能够从这起案例中学到很多

案件回忆:

面对这个“棘手”的案件,济南一家法院是这样判的:养犬证系行政治理请求,而非获得财产的强迫性划定,应认定涉案犬只系正当财产;事变责任,也并不直接等于抵偿义务,犬主在机动车道上遛狗,本身也有错。法院认定,犬主与车主对涉案犬只的逝世亡各负50%的责任。

骑电动车遛狗,爱犬却被过路的轿车给轧死。交警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轿车车主应该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但轿车车主与涉案的某保险公司却认为,这条狗不“犬证”,属于非法养殖,不应赔偿。双方争执不下,犬主遂起诉到法院,要为自己的爱犬讨个说法。